当前位置:主页 > 如意小郎君 >

如意小郎君最新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拍即合

    唐宁没有想到,唐夭夭居然是这样的唐夭夭。

    她竟然用这件事情来威胁他,她当初还说习武之人不拘小节,明明是切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,怎么能是自己摸她?

    这女人,还要不要自己的名节了?

    就算是她不要,唐宁也要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唐宁点了点头,占便宜的毕竟是自己,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唐妖精吃亏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道:“不过,你也得帮我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唐宁答应她之后,唐夭夭就不那么郁闷了,表情略有振奋,说道:“什么事情,说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问道:“你们家在灵州有几家酒肆吧?”

    “有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有就好了,唐家有酿酒的作坊,他可以为他们提供酿制方法,具体的细节,再和酿酒的师傅商讨修改,虽然限于技术条件,还是不能达到后世的水准,但酿出来的酒,肯定比老乞丐喝过的“竹叶青”要好。

    “酿酒?”唐夭夭看着他,问道:“能赚钱吗?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她,说道:“去掉那个“吗”。”

    他打算进军酿造行业,不单单是为了留住武功出神入化的老乞丐,也想着多赚些银子,以后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,他又没有唐妖精那样一个有钱的爹,钱还得自己想法子赚。

    “不找我爹。”唐夭夭想了想,摇了摇头,看着他说道:“我和你干!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不确信道:“你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我们两个。”唐夭夭和他目光对视,坚定的说道:“我的零花钱还有几千两,应该够了,再找几个以前在酒坊做过工的老师傅,招些伙计,我们自己就能酿造,赚的钱也是我们的,我爹精着呢,你要是找他合作,就别想赚钱。”

    人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水,女生外向,可像唐妖精这样,还没嫁出去胳膊肘就开始向外拐的,也不多见。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她,问道:“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?”

    唐夭夭看着他,说道:“赚的银子,我们平分。”

    唐宁摆了摆手,说道:“银子你出的大头,人也是你找的,怎么能平分呢,我不占你便宜,我三你七吧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摇了摇头:“不行,主意是你出的,我们五五分账。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问道:“要不四六?”

    唐夭夭一巴掌拍在石桌上,不满道:“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,婆婆妈妈的,我就喜欢你占我便宜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,什么占便宜的?”钟意和苏如挽着手站在门口,看着他们问道。

    唐宁回过头,走上前,解释道:“我准备和夭夭合作点生意,我出秘方,她出钱出力,我说三七分帐她拿大头,她非要五五,都是朋友,我们不能占她的便宜……,恩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唐妖精说话口无遮拦,幸亏他反应快,要不然误会就大了。

    苏如疑惑的问道:“什么秘方啊,小宁哥你懂什么秘方吗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知道,那时候你还小,有一年夏天,天气很热,一个老爷爷晕倒在村口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于唐夭夭被逼婚的事情,钟意和苏如表示出了极大的同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曾受其害,对此事能感同身受的钟意,更是能够理解她的处境。

    晴儿站在一旁,想了想,说道:“夭夭姐,你也可以学我家小姐,抛绣球招亲啊!”

    要是随便抛个绣球,就能像小意一样砸个如意郎君,灵州城早就漫天都是绣球了。

    唐夭夭瞥了晴儿一眼,却是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她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看着唐宁,说道:“你快点把秘方写出来,我去让人准备,过两天就可以开始了……”

    酿一次酒,完整的工艺要经过多次发酵,抛开贮藏期不算,也需要近一年的时间,的确是越早开始越好。

    酿酒赚钱的事情,和唐妖精一拍即合,唐宁取来纸笔,将他记忆中的东西都写下来,最终的步骤,还要和酿酒的老师傅再敲定。

    钟意和苏如在一旁给唐夭夭出主意,晴儿时不时的会插句嘴……

    月亮门处,陈玉贤看着里面,摇了摇头,轻叹道:“宁儿这次一走,又是好几个月,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钟明礼看着她,说道:“若是能得中一甲,按照惯例,他是会留在京师的,若是一甲之外,就看吏部会将他派到哪里了,但不管怎么样,正式上任之前,都会有半年的假期,他还有时间回来。”

    陈玉贤看了看他,有些埋怨道:“宁儿当初都说不考了,你偏要让他考,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不好吗,他们还没有正式拜堂,这次又要分开这么久……”

    钟明礼摇了摇头,说道:“好男儿志在四方,又岂能不求进取,偏安一隅?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省试的结果如何,这次的事情之后,必须把他们两个的事情定下来。”陈玉贤的目光从院子里收回来,说道:“他们不着急,我可着急抱外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该定下来了。”钟明礼点了点头,目光又望向院内,问道:“苏如姑娘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小如姑娘……”陈玉贤的视线望过去,见钟意和苏如正笑着说些什么,怔了怔之后,才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孩子们的事情,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摇了摇头,缓步走开。

    钟明礼跟在她的身后,离开的时候,目光在一次望向院内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他的视线停留在和唐宁商谈事情的唐夭夭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做生意向来守诚信,不像老乞丐,卖个秘籍也偷工减料,两天之后,他就将老乞丐的一坛半酒交在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老乞丐没有像郑屠户那样豪饮,而是小心的拔出塞子,只抿了一小口,就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,许久才睁开眼,赞叹道:“如果不是此酒的醇香不及竹叶青,老夫差点以为是大梁的竹叶青又现世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又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,看着唐宁,说道:“老夫这里还有一套内功心法,你过两天再给我带一坛这样的美酒,我便将这心法赠与你。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不要心法,这酒弄起来麻烦,这次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嗜酒如命,要和他谈条件,就得先断了他的供给。

    “不要?”老乞丐看了看他,说道:“这心法和你从老夫那里买去的秘籍相辅相成,没有了心法,招式就只是花架子,你确定不考虑考虑?”

    唐宁已经知道了老乞丐很无耻,没想到他居然无耻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一本秘籍,他足足卖了自己三次,不知道这次的心法,是不是又是残缺的?

    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,老乞丐摇了摇头,说道:“放心吧,这次的口诀是完整的,老夫以人格担保。”

    唐宁刚才还信,现在不信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说道:“你卖给了我三本秘籍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又从怀里掏出了两张皱巴巴的纸,说道:“三个心法,三坛。”

    他果然没有人格,捆绑销售就算了,同一件货物居然还拆开来卖。

    唐宁沉吟许久,伸手接过那几张纸,说道:“老前辈赠与的秘籍是无价之宝,岂是几坛酒就能相抵的,这样吧,只要我在灵州一天,就每三天给前辈带一坛这样的酒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老乞丐瞪大眼睛看着他,回过头,看着郑屠户说道:“杀猪的,你帮老夫作证!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“这年头,像你这样的好人不多了。”老乞丐咂了咂嘴,说道:“喝了你的酒,什么甘露白千日醉,就都淡的像是水一样没了味道,你说话算话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伸出手,说道:“老前辈如果不信,可以击掌为誓。”

    “信,当然信。”老乞丐笑了笑,立刻伸出手掌。

    唐宁伸出手,和他枯柴一般的手掌击在一起,笑道:“那就一言为定了。”
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书推荐: 如意小郎君 九天剑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