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如意小郎君 >

第一百二十九章 冤家路窄

    天然居主楼建在水上,占地面积极广,小湖的四面八方都有通道通向主楼。

    进了主楼,唐宁将那块牌子扔给了萧珏,很快就有下人恭敬的将他们带到了楼上的一间雅阁。

    上来的时候,唐宁注意到下面人群熙熙攘攘,非常热闹,随口问道:“下面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元宵诗会啊。”萧珏坐下之后,随口说道:“天然居为了揽客,每年都会在上元这一天举办元宵诗会,魁首能获得丰厚的奖品,不知道今年的奖品是什么,看他们的样子,应该不薄……”

    萧珏话音刚落,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吵闹之声。

    雅阁门口,一名侍者为难道:“二位公子,这雅阁已经有贵客了,小人给您换一间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年轻人皱眉看着他,问道:“我们明明来的早,为什么不让他们换?”

    萧珏推开门走出来,问道:“换什么?”

    “萧小公爷……”见到走出来的是萧钰,年轻人面色微变,目光望向身后的青年。

    那青年笑了笑,拱手道:“一场误会,既然是萧小公爷,我们去别的地方就行。”

    唐宁见萧珏站起身走出去,没一会儿就又走进来,想来事情已经解决了。

    他随口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萧珏挥了挥手,说道:“礼部侍郎的公子和唐家那位二少爷,和我们抢位置,他唐二少还没有这么大的面子,叫他大哥来还差不多,不管他们,先点菜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翻菜单的动作一顿,抬头看着他:“唐家二少爷?”

    萧珏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东台舍人唐琦的儿子,唐昭。”

    唐宁将菜单递给萧珏,目光瞥了门外一眼,说道:“这里你经常来,你点吧。”

    萧珏点好了菜,起身将雅阁内的一扇窗户打开,站在窗前,可以看到下方的情形。

    无数人围在一座高台之前,台上有不少座位,已经有人落座,最中间是几名翩然起舞的女子,看过红袖阁的舞蹈,再看这寻常舞姿,总觉得欠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另一处阁中。

    刘里落座之后,摇头道:“不知道萧小公爷来这里凑什么热闹,这个位置,远不如他们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的青年摆了摆手,问道:“让你办的那件事情,办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刘里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说道:“不知道怎么的,我的手下昨天把人跟丢了,不过二少放心,我已经让他们找了,这两天人多,等到元宵过后,我再让他们挨个客栈去问。”

    雅阁内的另一名年轻人脸上浮现出好奇之色,问道:“二少要找什么人,需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刘里望向他,怔了怔之后,一拍脑袋,说道:“对啊,你不说我都忘记了,你爹是平安县令,这一片可是你常跃的地盘,找个人还不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那青年看了看他,说道:“这件事情先不提,让你办的事情办好了吗?”

    刘里拍了拍胸膛,说道:“京师这么多人,随便扔块砖头就能砸中两个会写诗的,上元诗我半个月前就找人写好了,整整十首,质量上乘,而且,我还买通了一名评判,保证我们只有少三首入选,二少放心,这一次,谁都争不过我们!”

    常悦有些诧异的说道:“天然居这次可真舍得,此次诗会的魁首,居然能和苏媚姑娘共处一个时辰,京师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期盼着这个机会,今夜怕会是一番龙争虎斗……”

    刘里脸上露出期待之色,说道:“据说这一个时辰,还能向苏媚姑娘提一些不过分的要求,要是我,我就让她给我吹奏一曲,她的萧声有魔音之称,早就想见识下到底是怎么个魔音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那名青年看了看他,说道:“这次若是能拔得头筹,一会儿让你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谢谢二少爷了……”

    天然居主楼共有两层,楼上的雅阁,和楼下的大厅,是截然不同的氛围。

    年轻仕子三五成群的聚集在桌旁,望着上方的高台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陈兄,你刚才的那首如何?”

    “怕是希望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陈兄谦虚了吧,这首诗你雕琢了数月,怎会没有希望?”

    “雕琢了数月又如何,唐家那位二公子,一下便拿出了十首,十首之中,有三首入选,皆是排在前列,这还怎么比?”

    一名年轻人拍了拍桌子,表情微怒:“谁不知道他们那些人的诗都是买来的,为了拔得头筹,赢得和苏媚姑娘独处的机会,居然连这种下作的事情都做的出来,同为读书人,真为他们感到羞耻!”

    他身旁之人摇了摇头,叹息说道:“算了吧,这种事情,本来就不是我们能参与的……”

    楼上一处雅阁,几名衣着华贵的男子听完下人从下方带来的消息,也是愣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排在第一的是唐昭?”

    “唐昭那个不要脸的,买了十首?”

    “他能作出一首,本公子便随他姓,他是一点儿脸都不要了吗?”

    几人在京师都颇有背景,这次也是为了苏媚而来,他们虽然也买了两首诗词,但都是遮遮掩掩的,自己也知道此举有些不要脸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没有最不要脸,只有更不要脸,一次买十首诗词砸下去,这位唐府的二公子,简直是不要脸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高台之上,几名老者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们是被请来作为元宵诗会的评判的,因每个人喜好不同,诗词不好分出高下,他们的任务,就是从今夜所有的诗词中,选出十首上佳的,最后由苏媚姑娘亲自选出自己认为最佳的一首。

    但凡诗词被评选为前十的人,都有机会,当然,列入前十的诗词越多,被苏媚姑娘选中的可能就越大。

    一人捋了捋长须,说道:“唐家二少爷,这次有些不太像话啊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人摇头道:“他一人便有三首入选,是有些太明目张胆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青衣老者抬眼看了看他们二人,开口道:“我们好好评诗就是了,上面的事情,我们管不了,也不敢管,不论其他,这三首的确是有资格入选的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摇了摇头,继续低头翻阅众人递上来的诗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珏吃到一半,下去转了一圈,回来之后,刚刚坐下,便摇头说道:“唐昭这家伙,也太不要脸了,居然买了十首诗词,看来对这次的奖品志在必得啊!”

    唐宁放下筷子,看着他问道:“这次的奖品很丰厚?”

    “何止丰厚,今年谁要是拿到了魁首,可就在全京师长脸了。”萧钰有些遗憾的说道:“要是我早知道天然居居然把这个拿出来当奖品,我就买他个二十首,花再多的银子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道:“萧福呢,过来给我倒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他的身后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萧珏面色大变,转头怒视着他,大声道:“说了多少次了,以后不许站在我的后面,再站在我的后面,把你腿打断!”

    “我吃好了,你们慢慢吃。”唐宁擦了擦嘴,起身走到窗前,坐在一处小桌旁,桌上有笔墨纸砚,坐在这里,向窗外望去,下方的高台一览无余,众人议论的声音也清晰入耳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怕是唐昭公子要拔得头筹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谁让人家财大气粗,还不要脸呢?”

    “每年都是如此,天然居这元宵诗会,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唐昭。”

    这位唐家二少,应该就是指使礼部侍郎公子,让他们白跑了大半个京师,故意恶心人的幕后之人了,唐宁轻叹一句,然后摊开一张纸,提笔。

    冤家路窄,狭路相逢。

    恶心人谁还不会呢?

    李天澜也起身离席,站在他的身旁看着。

    她的眼中先是出现了一丝亮色。

    没多久,亮色变为惊讶。

    再然后,又从惊讶变为震惊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震惊开始变的麻木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唐宁活动了一下手腕,对站在萧珏身旁的下人挥了挥手,说道:“萧福,你过来一下。”
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书推荐: 如意小郎君 九天剑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