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如意小郎君 >

如意小郎君最新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曲断肠

    唐宁看向苏媚的目光,充满了警惕。

    说好了只是单纯的相处一个时辰,她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苏媚转身从柜中取出一支洞箫,回过头,有些疑惑的看着他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又看了看她手里的萧,问道:“我是说,苏姑娘手里的萧……重吗?”

    都怪萧珏,没事装什么花丛老手,今天下午和他聊了半个多时辰的青楼见闻,什么四十八手三十六式……,唐宁摇了摇头,将这些杂念清除出脑海。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上涌现出一丝羞恼,咬牙道:“这只是普通的竹萧,比起玉萧……的确要轻上许多。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苏姑娘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苏媚看了他许久,脸上重新露出笑容:“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献丑倒是不至于,乐器唐宁是真的不懂,苏媚在他面前吹箫,完全是对牛弹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耳边已经有萧声响起,听上去有些凄清。

    唐宁虽然不懂萧,但也知道,萧声通常是舒缓平和的,苏媚的萧声不急不缓,由低至高,仿佛直接在他的脑海中响起,撩拨着心中的每一根心弦。

    苏媚的萧声,就像是她的人一样,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种魅惑,妖而不艳,只看一眼,目光便难以移开,听到前奏,便想听完全曲。

    唐宁听着曲子,忽然感觉到有些疲累,意识又格外的清醒,并且开始走神,脑海中有很多的声音和画面浮现。

    有他临行的前一天,和钟意在院子里聊天,钟意将脑袋靠在他的肩上,告诉他即便是他不能考上状元,她答应他的事情,依然能够兑现。

    也有小如一边为他整理行李,一边碎碎念着到了京师要照顾好自己,按时吃饭,晚上睡觉记得盖好被子,考试之前不要忘记检查,不能忘记带上考引……

    还有唐妖精从墙的另一边飞过来,大方的递给他一沓银票,告诉他京师不比灵州,需要花钱的地方多,这些钱算是借他的,以后从卖酒的利润里扣……

    也有方小胖将一大包的零食交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心中异常的平和,脸上不由的带上了笑容。

    直到晴儿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,大声喊着“姑爷早上硬不起来”,他瞬间便被惊醒,脑海中却又浮现出另一些画面。

    前世父母的早亡,亲戚们的各种嘴脸,孤儿院中的孤独寂寞,被年纪大点的孩子欺负,那是他两辈子经历过的,最黑暗,最痛苦,也最不愿意去回忆的一段时期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这些都不会再出现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再也回不去了,见不到那些势利的亲戚,也不会因为孤儿的身份而遭人冷眼,甚至连去父母的坟前扫扫墓,也成为了奢望,在这个相隔不知多远的世界,一道不属于这里的孤魂,不知要飘荡到何时……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悲怆,不受控制的从心底涌出……

    房间之内,萧声已经停止,苏媚注视着已经泪流满面的唐宁,面色微异,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见过不少人,在她的萧声之下,将人性最深处的欲望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财富,名声,权力……

    还有女人。

    亦或是仇恨。

    这才是潜藏在人的心中最深的东西,即便是平日里隐藏的再好,在她的萧声魅惑之下,也会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孤独。

    她从未见过的,难以想象的孤独。

    不同于世人皆醉我独醒,这是一种似乎与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的孤独,他的脸上满是泪水,衣襟也因为握的太紧而被抓破。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心中涌现出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他到底经历了什么,什么样的经历,才会让一个人内心,隐藏有无穷无尽的孤独?

    她走过去,走到他的身边,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。

    唐宁感觉自己的灵魂漂浮在一个没有边际的空间中,满目望去,尽是黑暗,让人辨不清方向,也不知道还要飘荡多久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无意识的飘着,直到一双清澈的眸子,出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那张脏兮兮的小脸已经被他镌刻在灵魂深处,那一双灵动清澈的眸子,唐宁永远也不会忘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看到的是苏媚的脸,以及一股淡淡的香气。

    她的脸近在咫尺,他只要稍稍凑近一些,就能吻上她红润的嘴唇。

    唐宁强忍住了源自内心深处的诱惑,目光平静的看着她,提醒道:“苏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看了看他,面不改色的退回去,坐在桌子的另一边,递过来一方手帕,问道:“唐公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唐宁接过手帕,擦了擦眼睛,说道:“刚才想到了一些往事,有些失态,还请苏姑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苏媚笑了笑,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问道:“现在过去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大概有一刻钟了。”

    “才一刻钟?”唐宁有些失望,一个时辰两个小时,一刻钟是十五分钟,时间才过去了八分之一,他还有一大半的时间要熬。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声音柔柔的说道:“唐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”这女人说起话来,声音酥的让人骨头也发酥,唐宁有些受不了,看着她,说道:“苏姑娘,你……能不能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苏媚怔了怔,意识过来之后,羞恼道:“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能好好说话吗……”唐宁看了看她,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你就用刚才的语气和我说话,不要刻意装的那么酥,那样我挺不习惯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装?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胸口微微起伏,首次有些控制不住情绪。

    她在京师这么久,哪个男人见了她,不是陪着小心,又有哪个人会告诉她她的声音太装,让她不要这么说话?

    这让她首次怀疑她的魅力,而这恰恰是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,声音酥软道:“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站起身,说道:“苏姑娘,你再这样,我就要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苏媚脸上的笑容瞬间收起来,看着他说道:“把那块牌子还我,我不想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总算知道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,一秒变脸,这位苏姑娘天生就是演员。

    她这就是和自己撕破脸皮,不想再装淑女了,连这种幼稚的事情也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说道:“大丈夫言而有信,已经送出去的东西,怎么能再要回来?”

    苏媚不再装嗲,不屑道:“我不是大丈夫,我是小女子。”

    唐宁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问道:“你哪里小了?”

    苏媚眯起眼睛看着他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苏姑娘的年纪,应该有二十出头了吧,二十四,还是二十五?”

    苏媚再也忍不住,猛地拍了拍桌子站起来,看着他,呼吸急促道:“老娘二十岁的生辰刚过没几天!”

    才刚过二十岁,自称什么老娘,还打扮的这么成熟,后世二十岁的女孩子,大学还没毕业呢……

    不过,毕竟他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郎,这位苏姑娘,比他整整大了三岁,自然算不上小……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二十岁,也不小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苏媚握紧了手中的洞箫,唐宁担心她用这东西抽自己,急忙道:“时间还早,不如我们干点别的?”
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书推荐: 如意小郎君 九天剑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