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如意小郎君 >

如意小郎君最新第八十四章 来日方长

    感受到周围传来的目光,唐宁短时间里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上辈子没有多背几首《菩萨蛮》。

    楚国使臣看着小李大人,问道:“小李大人,唐解元的这一首花间词如何?”

    “通体一气,精整无只字杂言,将梳妆题目写出了无数层次,实乃奇绝之笔。”小李大人看着唐宁,说道:“想不到唐解元以男儿之身,竟能如此深刻的描绘出女子闺情,在下佩服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她,笑道: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小李大人自是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,目光移开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楚国使臣笑了笑,说道:“唐解元和小李大人都无须自谦,论花间词,当世已经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不希望这位楚国使臣将他和这位小李大人放在一起比较,她是女人,闺情写得好再正常不过,这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王博却不认同他的话,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使臣若是认为唐解元只懂女子闺情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道:“你们再听听唐解元在州试之上的另一首诗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将那一首《石灰吟》慷慨激昂的朗诵了一遍。

    楚国使臣听了之后,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,不确信道:“这一诗一词,是唐解元同一天所作?”

    王博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楚国使臣看了看他,赞扬道:“既能柔情百转,也能豪放激昂,唐解元在诗词一道上,已颇具大家风范。”

    “这实属正常,唐解元的妻子,便有着“灵州第一才女”之称,唐解元懂些闺情离恨,再也正常不过。”王博又补充了一句,才看向水部郎中张昊说道:“张大人,关于那道治水方略,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唐解元,现在可以问了。”

    张昊早已等的焦急,看着唐宁,正要开口,像是想起了什么,看了看小李大人和那位楚国使臣,端起酒杯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今日乃是鹿鸣之宴,为的是庆贺灵州举子,不谈公事,等到鹿鸣宴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王博心中有些诧异,以张昊的脾性,已经着急了数日,怎么到了这个时候,反倒坐得住了?

    他看向楚国使臣的时候,心中立刻了然。

    楚国境内多江河,他们的水患,要比陈国严重的多。

    唐宁的那一份策论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已经属于陈国机要,自然不方便在这个时候谈及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宋千宋大人,也不好在这个时候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望向凌一鸿,笑道:“唐解元虽然博学,但年纪还是太轻,也不懂医术,关于那一篇防疫的策论,凌大人还有没有什么要指教的?”

    凌一鸿立刻摇头:“没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王博笑了笑,说道:“凌大人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刚才一直没有机会,此时才找到空隙,凌一鸿站起身,看着唐宁,微微躬身,说道:“凌一鸿见过师叔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?”

    王博呆立当场,钟明礼一脸的愕然,包括楚国使臣,皆是面露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虽然方鸿知道,孙神医曾经说过,唐宁是他的师弟,但太医丞凌一鸿当众称呼他为师叔,还是让他有些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不说两人的身份差距,单说年龄差距,也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唐宁早就看到凌一鸿了,之所以没有打招呼,就是怕他表现出什么奇怪的地方,不得不说,这位师侄,也还真是尊师重道……

    唐宁叹了口气,说道:“不用客气,坐吧。”

    见凌一鸿真的坐下了,钟明礼看了一眼唐宁,连太医丞都是他的师侄,真不知道他除了那一身本事之外,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他的。

    唐宁见王博等人的目光还望着他,解释道:“我和凌大人的师父,有些渊源。”

    王博看了看两人,还是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凌一鸿的师父是谁,那是鼎鼎大名的孙神医,药王孙思邈的后代,孙家传承了这么久,早已成为了医道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孙神医的徒弟遍布天下,其中名医无数,在太医院供职的,便有数位之多,唐宁一下子成为了这些人的师叔,背后便多了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,偏偏是他还如此的年轻……

    席位上别人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,唐宁有些受不了,觉得吃到嘴里的菜都没什么味道了,找了一个理由离席,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方小胖一脸伤心绝望的坐在位置上,她已经一口都吃不下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吃。

    唐宁不忍心看着她这样,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道:“要不,你闭上眼睛吧?”

    方小胖听话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徐清扬拿起筷子又放下,如此反复几次之后,终于忍不住看着唐宁,问道:“唐兄真的是凌大人的师叔?”

    随着徐清扬的开口,所有人的视线都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桌本就相邻,刚才唐宁和那些官员的对话,他们听的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总之,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不管此话说起来有多长,他的话至少证明了一点,那就是这件事情是真的。

    唐解元是灵州巡考,太医丞凌一鸿的师叔。

    这比唐宁考中州试解元带给他们的震撼还要大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科举的公平,考生和考官是要避嫌的,若考生与哪位考官存在亲属或是师生关系,则要刻意避开,错开一届,或是去其他贡院参考,以示公正。

    如果考官是考生的师侄,需不需要避开,没人知道,因为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徐清扬觉得他的脑袋有些乱,这位刚认识不久的唐兄,总是能带给他们不一样的震撼。

    鹿鸣宴上没有秘密,无论是刚才与楚国使臣的争锋,还是最前方一桌的谈话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必会口口相传,直至传到每一位考生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唐解元以一己之力,力敌楚国使臣,挽回了灵州学子的面子,挽回了陈国的面子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之前怎么的讨厌他,却也不得不承他这个请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生出和他比较的心思,他注定与众不同,无论是学识,还是处事,让人又敬、又恨、又怕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让人意外的事情,太医丞凌一鸿居然是他的师侄,这在他们看起来不可思议,反过来才正常的事情,就这么发生了。

    这位从州试第一场开始扬名,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唐解元,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,也一次又一次的改变了他们对他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次的鹿鸣宴,也并不如唐宁之前所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灵州的举子对他虽然不算热情,但态度也没有差到那里去,也就是说,这并不是一场鸿门宴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宴会便没有什么波折了,鹿鸣宴按照流程走完,方鸿带着方小胖回去,唐宁与徐清扬等人告别,和岳父大人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自然少不了解释凌一鸿的事情。

    还是按照老规矩,遇到解释不通的事情,就将所有的责任,都推给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灵州驿馆,几位楚国使臣,刚刚从鹿鸣宴上回来。

    那位中年使臣踏入某处院落之后,长长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李大人看着他,问道: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早在州试第三场审阅考卷之时,水部郎中张昊便无意中透露出来,唐解元的那道治水之策,能为陈国节省至少五十万两白银。”那中年使臣摇了摇头,无比遗憾的说道:“可惜我们的人无法看到那张考卷,若不是深受水患困扰,每年耗资严重,我楚国国力早已超过陈国,这一份考卷,对我们而言,价值远超白银百万!”

    小李大人思忖了片刻,抬起头,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,说道:“无妨,我们这次在灵州多停留些时日,来日方长……”
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书推荐: 如意小郎君 九天剑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