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如意小郎君 >

如意小郎君最新第七十六章 家有贤婿

    以小见大,从这件小事就可以看出来,小彭这辈子,最多也就是个小捕快了。

    要想成为名捕什么的,基本只能靠做梦。

    那男人已经跑出了村子,唐宁忍不住踹了他一脚,“愣着干嘛,抓人啊!”

    彭琛这才反应过来,看了唐宁一眼,对身后的两名捕快挥了挥手,大声道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唐夭夭一头雾水,看着唐宁,问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,为什么要抓人?”

    上天对唐妖精真的很不公平。

    人都说胸大无脑,老天爷在一方面亏待了她,就会在另一方面补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也没见她有多聪明,难道上天对她的补偿都补偿到腿上了?

    “唐解元刚才说让他赶快前往案发现场,却没有说哪里是案发现场,此人既然不知道娘子的死讯,又为何会知道案发现场?”一道浑厚的声音从人群之外传来,解开了唐夭夭的疑惑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恍然大悟道:“他刚才忘记问了!”

    唐宁叹了口气,还是让唐妖精就这么单纯下去吧,外面的世界太复杂了,会污染到她这朵纯洁的小白花。

    那声音也是顿了一顿,才继续道:“他不会忘记问的,若是他真的不知道地点,就一定会问,他不问,说明他心中知道地点,也说明他妻子的死,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,或者他就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围观的村民顿时发出了一阵哗然之声。

    “难怪,昨天下午我还听到他们在院子里吵架!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到了,好像是他赌输了钱,连娘子的嫁妆都输了,下午两个人就吵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她下午的时候回了娘家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村民们恍然大悟,喧闹间,方鸿和一名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唐解元。”方鸿对他拱了拱手,唐宁也拱手回礼,问道:“方大人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听到出了人命案子,就过来看看。”方鸿解释了一句,又指向身边的中年男子,介绍道:“这位是京东路提刑,宋千宋大人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位其貌不扬的男子居然是一路提刑,唐宁再次拱手道:“见过宋大人。”

    宋千挥了挥手,看着他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,此人就是杀害他妻子的凶手?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猜的。”

    宋千又问道:“若是他问你案发地点在何处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告诉他,让他去认领尸首。”

    唐宁刚才也只是见那男子的神色可疑,顺手为他挖了一个小坑,若是人不是他杀的,或是他心中已经有了周密的部署,没有上当,那也没办法,这件案子就交给岳父大人头疼了。

    如果人真的是他杀的,而且他心里素质不过硬,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弯,屁颠屁颠的跑去了,那正好抓人结案。

    宋千看了他许久,赞叹道:“不仅才思敏捷,处事更是机敏过人,不愧是唐解元!”

    唐宁客气道:“宋大人过奖……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彭琛就派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故意落在那男人的后面来到案发现场,将其当场拿下。

    村子里有这么多人作证,人犯百口莫辩,当场便承认是因为和家中妻子产生口角,妻子带了嫁妆回娘家,他追过去讨要嫁妆,争执之间,失手杀了人,抛尸溪边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有捕快们收尾,唐宁和方鸿宋千一起走回去。

    宋千看了看他,问道:“唐解元对断案很是擅长?”

    唐宁谦虚道:“平日里跟在岳父大人身边,学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的断案不是和岳父大人学的,他的这点儿三脚猫功夫,分别来自《少年包青天》、《大宋提刑官》、《神探狄仁杰》以及《名侦探柯南》。

    当然,岳父大人也教了他一点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大丈夫能屈能伸,该怂的时候就得怂,该捶背捶背该捏肩捏肩,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……

    宋千点了点头,说道:“钟大人是一名有本事的好官,本官听说过他的很多事迹。”

    唐宁心中暗叹口气,他就只能帮岳父大人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方鸿是吏部侍郎,属于京官,官职不小,但远水难解近渴,帮不了永安县令。

    可京东路提刑就不一样了,这位宋千宋大人,掌管灵州以及附近几州的刑事诉讼,也对治下的地方官员行使监察考核之权,既能平反冤案,也能打击不法官吏,算是纪委的高级干部,地方官员谁见了都得抖三抖。

    不管三七二十一,在他面前刷一刷岳父大人的好感度,准没有错。

    临别的时候,唐宁忍不住问道:“宋大人可认识一个叫宋慈的人?”

    同样姓宋,同样是提刑官,恰好他又刚刚看完《大宋提刑官》不久,心中还是有些好奇的。

    宋千摇了摇头,问道:“唐解元为何有此问?”

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笑道:“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告别了方鸿宋千,和唐夭夭一起回去的时候,永安县衙,钟明礼的心却是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人命案子?”他面色一变,问道:“什么人命案子?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用担心。”那名捕快立刻说道:“案子已经被姑爷破了,彭捕头他们正将人犯带回来,马上就到县衙。”

    “姑爷?”听到案子破了,钟明礼松了口气,坐下来问道:“这件事情和姑爷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那名捕快立刻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钟明礼的一颗心彻底的放了下来,州试刚刚结束,鹿鸣宴还未开始,若是辖下出了一件悬而未决的人命大案,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虽然命案还是发生了,但案情飞速的告破,便是有功无过。

    家有贤婿,不仅能为他长脸,还能为他解决麻烦夭夭当初的那一石头砸的值,唐胖子生了一个好女儿啊!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,钟明礼便站起身,面色肃然,沉声道:“准备升堂!”

    唐宁和唐夭夭走在街上,回过头看了看她,发现她脸色发白,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般,无精打采的。

    当初要去看热闹的是她,心里承受不住的也是她。

    唐妖精就是一个矛盾综合体,明明武功那么高,却还是怕黑怕鬼怕尸体……

    唐宁忍不住了,问道:“你怎么这么胆小?”

    唐夭夭瞥了他一眼:“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,别以为我没看到,刚才看到尸体的时候,你脸都白了。”

    不白才不正常,唐宁活了两辈子,还是第一次见到尸体,尤其是在水里泡了那么久的……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,刚才的画面不由的在脑海中浮现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他脸色一白,扶着街边的一辆马车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唐夭夭看了看他,脸色更白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街上路过的行人,便看到了一对年轻男女扶着马车,互相看对方一眼,低头干呕,再看一眼,再呕……

    众人心中不由的啧啧称奇,看一眼便忍不住恶心,这得多嫌弃对方?

    “有什么帮得上两位的吗?”

    洁白纤细的手掌掀开马车车帘,一名俊美的年轻人坐在车里,看着他们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谢谢……”唐宁摇了摇头,放开扶着马车的手,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年轻人对车夫说了一句,放下车帘。

    唐宁这才发现这辆马车非常的华丽,看起来就很值钱的样子,马车不止一辆,车队缓缓的从他们的面前驶过。

    唐夭夭看着马车离开的方向,说道:“她是女扮男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唐宁点了点头,女扮男装可不只是换一件衣服的事情,作为男人,他的胸肌也太发达了。

    唐夭夭撇了撇嘴,说道:“扮的一点儿都不像。”

    唐宁深以为然,再次点头道:“你扮的一定比她更像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唐夭夭得意的说了一句,忽然怔住,看着唐宁,眯起眼睛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书推荐: 如意小郎君 九天剑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