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如意小郎君 >

如意小郎君最新第五十章 美容研讨会

    画龙画虎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    唐宁和唐夭夭认识这么久,只知道她武功不俗挥金如土,却不知道她还是一个关键时刻出卖队友的叛徒。

    钟明礼虽然知道唐宁做事不像唐夭夭那么任性乱来,但还是看着他,叮嘱道:“州试在即,即便只是试试,也应当认真温习,不可懈怠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斜瞥了唐夭夭一眼,只能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上曲村和下曲村的黄瓜地,就这样被唐夭夭承包了。

    经过多方的讨价还价,唐宁现在的身家还有一百来两,如果不买什么大件的话,也算得上是身家丰厚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不算他欠唐夭夭的那一千两银子。

    两人一同回去的时候,他看着唐夭夭,淡淡道:“你这个叛徒,太让我失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别这么小气嘛……”唐妖精一脸的不在意,说道:“我们是好姐妹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脚步停下,目光望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……”唐夭夭看着他,认真的说道:“我和小意是好姐妹,你是小意的相公,我们是好朋友,好朋友之间,不就应该有福我享,有难你当嘛……”

    唐妖精虽然没文化,但是很多道理都能说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唐宁不和她讲道理,因为她讲不过的时候就会选择另一种方法。

    他继续向前面走,说道:“我没有你这样出卖朋友的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朋友……,那你就承认我们是姐妹了?”唐夭夭看着他,想了想,说道:“话说回来,你一个大男人,为什么懂这么多女子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书上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每一次都用这个理由。”唐夭夭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听说啊,有这么一种人,他们虽然生了一个男儿身,却有一颗女儿心,内心非常渴望变成女子,他们会偷偷穿女子的衣服,用女子的胭脂,他们比女子还懂得装扮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说着,看向唐宁的眼神,开始变的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唐夭夭胸口,说道:“我也听说,有这么一种人,她们虽然是女子,但老天爷却没能给她们一个完整的女儿身,真是可悲可叹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,本能的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,看着他,问道:“姓唐的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唐宁叹了口气,说道:“横看无岭侧无峰,远近高低皆相同,不识太平真面目,唐家有女名妖精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开始将手指捏的咯吱咯吱响:“我听出来了,你骂我是妖精!”

    唐宁再叹口气,说道:“妖精,一般谓之“姿色迷人的女子”,这是在夸你长得漂亮,有空了多读点书,不懂就问问小意……”

    没读过书也有没读过书的好处,最起码这个时候,她不会根据这两句诗联想到自己在夸她平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秋将至,灵州城内,各种名头的宴会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今年的中秋,更是格外热闹。

    适逢州试之年,临近中秋,再过不到一月,便是州试之日。

    灵州贡院虽然不比京城贡院,但也是附近诸州最大的科考举办之所。

    并不是每一州都有贡院,来灵州参加州试的,也有相邻诸州的学子,未来的一个月内,将有数千名参考的学子在灵州聚集。

    距离九月虽然还有大半个月,但灵州城内聚集的学子已经不少,城内大部分的酒楼客栈,都被这些人所占据。

    中秋前几日,似乎是被节日的气氛熏染,城内备考的气氛有些削减,每到夜晚,或酒楼,或舟舫,皆是一派热闹景象。

    女子之中,一些才女千金,也组织起了许多女子间的活动。

    白日以蹴鞠比赛居多,到了晚上,则是各种文会,大多也会邀请一些名气在外的才子,陈国的风气较之于宋,要明显的开放许多,虽然男女之防依然存在,却也不到极致的地步。

    钟意已经是有夫之妇了,一般来说,女子婚后,自然不能再像婚前那样过多的抛头露面,但她作为灵州第一才女,诸多女子的精神领袖,这两天的应酬还是要多上一些。

    唐夭夭就没有什么应酬了。

    适合女子的游戏不多,蹴鞠算是一种,也是在灵州较为受欢迎的一种活动。

    蹴鞠是足球的原型,但女子蹴鞠,并不是后世的女子足球,她们是花式踢球,倒是类似于踢毽子那种,不比谁踢得远,而是比谁踢得更高,更久,花样更多。

    钟意经常被邀请参加这类活动,却从来没有人邀请唐夭夭。

    一只藤球,规则是藤球不落地,她一个人能玩一天不间断,就连钟府的丫鬟都不愿意和她玩。

    晚上女子们的活动,则以诗会文会居多,她专业不对口,更不会参加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不一样。

    今天的聚会地点就在钟家,是钟意牵头举办的,唐夭夭也算是半个主人。

    钟意虽然有灵州第一才女之名,但这次的主题,却不是什么诗会词会。

    非要说什么会的话,倒是可以命名为“灵州女子第一次美容研讨会”。

    将女子换成妇人也行。

    钟府,几名妇人围在陈玉贤身边,惊奇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小小的青瓜,便能去除脸上的皱纹?”

    “听说不止能去皱,还能美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觉得,玉贤看起来,好像比以前更年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真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名妇人拉着陈玉贤的手,说道:“哎呀,你就别卖关子了,他们说的,到底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玉贤笑了笑,说道:“到底有没有用,你们用了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另一座小院里,也是人影绰绰。

    胡瑾神神秘秘的将钟意拉到一边,小声问道:“小意,你说的是真的,它真的能让我的皮肤变得更白?”

    胡瑾的肤色稍稍显黑,和钟意站在一起的时候,差距就更加明显了。

    这一直都是她的心病。

    钟意轻笑一声,说道:“变白自然没有那么快,但只要坚持,大概一个月,就会有明显的效果了。”

    她身旁的少女看了看唐夭夭,惊诧道:“夭夭姐好像比以前更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脸上刚刚露出满足的笑容,少女围着她转了几圈,说道:“夭夭姐以前黑黑的,比小意姐黑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唐妖精将名叫小柔的少女撵的满院子跑时,唐宁正在翻书。

    古代科考有一点非常好,虽然不会考前划重点,但是会规定考试大纲。

    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本书,绝对不会超纲。

    不过,陈国的科举经过数次改制之后,更加倾向于全面发展,涉及的方面,不仅仅有经史子集,诗词文章,还有法律,算学,策问……

    虽然唐宁的人肉摄像机不是浪得虚名,但短时间内要记住这么多书,还是有些吃力,更重要的是,他会饿……

    钟意今天很忙,还好有小如,唐宁看书看到饿了的时候,她已经做好饭菜端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钟家,揉着屁股的少女“咔嚓”的咬了一口青瓜,得意的说道:“看这一次,薛芸拿什么和我们比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日聚会颇多,时间上也有许多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各自的牵头之人,自然也是使出种种方法,邀请更多有分量的人参与,以彰显自己的人脉,无形中形成比较……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薛芸选择在同一天、同一时间举行那所谓的文会,还邀请了灵州诸多才子助阵,便是冲着钟意来的……

    钟意邀请的客人并不多,但今日,不请自来的客人却是源源不断,却不知薛芸那里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……

    【ps:解释下,青瓜就是黄瓜,古今叫法不同,不管青黄,瓜还是那个瓜。】
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书推荐: 如意小郎君 九天剑主